我很懷念我在母所念書的時光,懷念我那個時候的教授群,相對於有些學校散發出的權威階層氛圍,研究生必須學習討教授開心,小心謹慎讓教授不要不開心,甚至必須不斷聯盟以”一群人”的姿態與氣勢在世界上行走,有如另一種崇拜情懷在其中,看到「為下」者依附在強者底下,期望受保護受關照,我的母所中的教授們,提供了自由的空間,與自由的空氣,讓我們學習成為「一個」完整的人,「一個」成熟的諮商師。


我和我的指導教授的互動中,我的教授沒有一刻讓我感到這份關係是不安全的,我不須小心謹慎的「侍奉」她,不須戒慎惶恐的「討」她喜歡與開心。我可以感覺到我被視為一個值得尊重的人,在研究所的路上,獲得她的協助與陪伴,為了幫助我在學習專業與智識上有所獲得。


她是如此平易近人,又如此善待與滋養學生。但沒有因此,我就模糊了尊重她的分際,在各方面,我都更加尊敬她,因為老師的一致、真誠、同理,我深知老師若不是有長久的修為與生命豐厚的經歷,豈能展現出廣大胸懷的氣度。


我的其他教授們也是一樣的,他們讓我看見一種不卑不亢的態度,讓我看見「行得正坐得穩」不須害怕競爭被比下去,不須害怕沒有權勢地位,人就沒有價值了。我的教授們都展現一種氣定神閒,沒有權謀運作,沒有結黨結派,即使如此,也無損於他們的專業品質,或是不被肯定。他們的認真,令人尊敬也感動。


我想我真的幸運,在一個沒有恐懼的環境下學習,也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因此,我期許著自己能成為這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一個專業者。


我也很幸運,在我學習的過程,沒有任何一個教授恐嚇著我們這群學生,如果不加油與沒有競爭力,我們會丟臉,或是丟學校的臉。我們的學習,不是為了建立在維護誰的面子上,我們的學習,是因為我個人瞭解自己何以想學、何以要學,因為那是自己的渴望與摯愛。


我還很幸運,我學習專業的過程,沒有一個教授給我們一個虛華的夢,告訴我們以後有了這個專業可以月入多豐厚的錢,或是以後可以成為多讓父母感覺到驕傲的上流社會份子,我的教授只是讓我知道,這是一份不容易的工作,需要熱情也需要真正參透人性的掙扎與苦痛。


所以,在求學過程,我不需要為了鞏固自己的未來,而奉承任何一位教授,或去揣想如果我不緊跟著哪一位教授,我的未來就要堪慮。


我只要專心的做自己,與喜歡自己所做的努力。


因為我是如此專心的成為我自己,與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我也渴望我所接觸的對象專心的成為自己,與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我們一起在勇敢成為自己,與真誠接納自己的道路上,相互鼓勵與打氣。


我不需要神聖光環,也不需要不被打擊的防護盾,或是證明自己比人強的條件,我只要專心與盡力的在自己的位置上付出自己可以付出,並且真實的體會人生的況味,有自己愛的人,與愛的朋友。便相信一切已是值得與美好。


我真的很幸運。


(寫於觀賞電影”三個傻瓜”後感)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禁止留言
  • 小女孩
  • 老師:你讓我也想去唸這個書了.
  • 老慎
  • 妳真的是很幸運!

    在校園內,充滿學霸,尤其是研究所,有些教授罵人好像是罵畜牲。
    很久以前,我也執過教鞭,那時,我常常讓學生活在恐懼當中。在大C時,有學生上完第一節課後,就趕快去辦改選他班,好像要逃出惡魔島似的。
    我是錯的,但勇於認錯,絕不改過,日子再重來,我還是會高壓統治^^

    不禁再說一次,妳真的很幸運!
  • 呵呵....

    嗯!我真的很幸運!

    susu 於 2011/03/10 23:36 回覆

  • sunny
  • 今天早晨走進校園,一大群正在遊戲的孩子一看到我就開心大叫,並衝過來「黏」在我身上,學生燦爛的笑容加添了我更願意為教育園地耕耘的熱度‧‧‧。
    看完絢慧這篇文章,我反思自己與學生互動的情形,除了常為他們的成長感到喜悅,其實也不少生氣、責罵、臭臉相向的時候。
    人與人、學生與老師之間的互動狀態是雙方共同創造的,絢慧幸運的學習歷程裡,除了幸運遇到良師之外,相信也是絢慧自己認真的態度讓母校老師對於妳的學習可以全然的放心喔!

  • sunny
  • 絢慧真的很幸運,但是,相信絢慧母校的老師們也會覺得很幸運可以教到妳。
  • 謝謝這一份肯定!但願我的師長們可以感受到教育我的喜悅。

    susu 於 2011/03/10 23:35 回覆

  • 悄悄話
  • THEND
  • 真的 我一直到現在 都還是覺得所上每一個教授都令我尊敬、欣賞。我們真的很幸運
  • 弟,是啊!我們好幸運。而我可以與你們同窗,是另一份幸運。

    susu 於 2011/04/17 08:28 回覆

  • 悄悄話
  • 野ブタ。艾小娃沈
  • 三個傻瓜, 我也看了。 確實是很好的電影。高潮迭起不說, 重要的是讓我在電影結束的時候開始思索更多問題。 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好電影吧。。。
  • fatima
  • 想起妳說的不友善的社會
    想到人有時為了多愛自己一點
    包括自己的想法
    或者僅僅是為著感覺好一些
    去說一些傷害別人的話
    有時只是打趣
    因為我能打趣的那種"快樂"
    比方我可以講一些話


    常常是會造成對別人感覺的傷害
    可是 我們卻常常覺得沒關係
    只要對方不會不利於我
    就沒關係
    我們的社會好功利
    我們常常覺得沒關係
    反正我是'無心的"
  • 訪客
  • 真羨慕你的幸運,還記得我在養成諮商師的路上,曾經有個督導總是用犀利數落的嚴詞批判學生在場域中的錯誤,無形中內化了督導的批判,我學習她「找錯的方式」來看待個案,不過幸好在下一個督導的提醒下,才意識到自己受了多大的創傷,之後,我開始學習與接受療傷,用盡各種方式...直到現在,我和同學間想到過往都還會不由自主的胃痛和倒抽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