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自言自語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0545.jpg    

 

胃痛了將近一個月,連看病都沒時間,必須在夜診1030分看醫師,醫師說:下班囉?

 

我點頭。

 

他說,真好。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004-2.JPG  

 

今天有一場演講邀約,在演講結束後,因為一些互動,與一些對話,我很清楚的認知到: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單純的做一個社工師。因為我知道我的思維與關切都改變了。我面對人、面對自己的態度也改變了。我已不是處在一個被動被塑造的狀況裡,"努力"的想成為一個被人認可的社工師專業者,或是"心理師"。而是,我已是主動的在形塑與建構屬於我自己專業風格的"人"。

無論他人如何看待我是不是、像不像某個專業角色,但專業角色不是我,這是我清楚知道的。這只是我在這個世界運行,在這個社會運作的一種身份,如此而已。而關於這些專業該如何在這世界,或這社會運作,又該以何種方式運作,不是我這個小腦袋瓜好奇,與重視的(相信有其他更適合的位置與階層會去思考這類問題)。

我只是,很清楚的知道,即使我有兩張證照,我都無法回頭再去做過去的那個角色。我看見我的在乎與掛意,都不是這個專業領域在乎與掛意的。這個領域無法真正的做我想做的,除非我去創造一個適合的環境與屬性。

我做了這兩種專業,也受過這兩種專業的教育訓練養成,我也越來越清楚的瞭解這兩者的不同,雖然很多人把這兩種放在一起談與比較。但對我而言,他們清清楚楚的不同,有不同的思維、不同的焦點、不同的策略與途徑。而專業語言與專業倫理也各自有其關切的部分。

至少,我所接觸的兩種領域的教授,風格與語言,包括教育學生的態度,也十分迥異。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038.JPG  

這幾年,每到這個時間點,我會為自己安排對我生命有意義的計畫。今年,我安排了在張老師基金會台北中心主持了一場失落陪伴專業處遇工作坊,與來自各個崗位,對失落悲傷議題有興趣的人一同渡過。其中有兩位夥伴特別從馬來西亞而來,是當地的輔導員,希望可以帶回失落悲傷工作的體會與收穫。我因此感到榮幸,也感到敬佩。榮幸得到連結,與大家一起相聚,敬佩大家排除萬難,願意有所學習,有所投入。

我之所以有意識的安排對我而言有意義的事,是為了紀念今天,父親的生日。在他生前,我從來沒有機會可以和他一起歡度生日,更不知道他的生日是何時。但成年後,在處理自己的失落與傷痛中,我面對父親與我的父女關係,才開始去關心父親的生命歷史,也才開始將他的生日放在我心中。從現實面來說,這無法改變什麼,我也無從親口對父親說生日快樂,更無法在女兒的位置上,讓父親感到有我這女兒的欣慰。

但對我而言的意義是,我知道我生命有更長遠歷史,超越了我自己這一生,還有上一代與上上代,甚至上上上代,對我的影響與創塑。

父親一生漂泊,沒有什麼恆久的關係在他周圍,沒有人真的靠近過他,他也沒有真正的為誰停留。父親的漂流性格,多少也在我身上,我在我人生的漂流中,體會到他的孤獨與疏離,體會到他的沉默與難以說明的感受。

我無法在他的一生中為他做些什麼,卻很希望在我後來的人生中,做一些什麼連結他的生命。他的生命,無疑的,對我最大的影響是,愛與失落。我感受過愛,因為他;我體會到失落,因為他。而如今,我祈願自己成為一個宣揚愛,與療癒失落的治療師,與受傷的靈魂同行。

而今天,亦是我正式踏上心理諮商工作的日子,我認知到能做的真的有限,我亦不是完美的一個人,在諮商工作中亦有許多限制,但我仍期待自己的生命有意義的走向完成,當完成那一日到來,我能感到我真的感受到愛,付出了愛,也成為了愛。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ap_F23_20100414033214224.jpg 

(圖/ 渡边あきお)

 

我想記住 

 

 

我想記住陽光,

那像極了我在你身上感受到的溫暖。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兩三年在台灣南北城鄉、學校、醫院進行悲傷工作的宣導、演講、工作坊....有收穫,確實有機會接觸台灣南北各領域、各單位、各路人馬對失落與悲傷的概念與疑惑。也更加精確的瞭解對於專業人士與一般人士在探討與瞭解失落與悲傷方面的需求與缺乏。


但誠實的說,我也看見了限制,很大的限制:時間的限制、專業背景的限制、知識層面的限制、個人成長歷程的限制.....因為限制很多、很複雜,往往大鍋頭的把各種需求、各種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想全部照顧到,想完整滿足到,難上加難。我比早年(那20幾歲時,很單純只需要分享與說臨終關懷故事的我),更加的敏感到這些需求與缺乏的存在,也更加體認到把悲傷實務,結合專業知識技能的困難。若是著重在分享,與敘說經驗,我可以感受到專業人士的不滿足(不曉得有沒有人在底下os:沒有專業可言),但若顧及專業,想要系統而有秩序的把悲傷工作經驗說完整,就會感受到聆聽的人迷惘與缺乏感動,而呈現放空狀。


想要把眾多人的需要顧及到,往往就是兩邊都顧不到而挫折。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因為「悲傷體驗實驗團體」第七次聚會,帶領者邀請我們自備一個可以連結我們生命的故事,我預備的是~凱龍的故事。

 引用網路資料:

 「凱龍星的出生的故事是他第一個痛苦,凱龍星的父親是土星,凱龍星死後在天上的位置是在土星和天王星之間,他回歸到他父親的旁邊。

 土星想追凱龍的母親,怕被老婆知道他就化身為一匹雄馬去追求,甚至玷污了凱龍的母親,沒想到生出一個半人半馬的嬰兒出來,所以凱龍的母親沒辦法接受這樣一個孩子,覺得這個比讓她死還要痛苦的事情,所以向宙斯求情,請您把我變成一棵菩提樹,這就是凱龍星的媽媽。

 凱龍星第一個痛苦是被母親拒絕與遺棄。後來凱龍星由阿波羅和月神兩兄妹教他所有的文化(阿波羅是代表文化和教育的一個神,他是希臘神話最有文化的一個人,他就是凱龍星的老師。)

 凱龍星後來也教阿波羅的兒子,阿波羅的兒子後來成為蛇夫座星座。希臘大英雄都出至於凱龍星門下

 凱龍星教導我們做自己的英雄:從一個負傷的治療者成為一個英雄。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人生就是另一個時空的你正在玩的線上遊戲,你想要玩出什麼樣的角色與能力?


我玩電腦的線上遊戲時,很少和人互動,別人和我講話,我也不理會,自顧自的打任務,還曾被一個小弟弟說:妳是宅女喔?怎麼都不講話。


但人生的線上遊戲,我常常需要遇到人,面對人。也要面對關於人的各種各類狀況與問題。這種角色有辛苦面,也有收穫面,而最大的收穫是,當看盡許多人生樣貌後,你可以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人生,要成為什麼樣的一個人。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