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黑暗,唯有愛能帶來曙光

MP900438609.JPG

                

你的人生是否也深藏著一種他人很難理解的傷痛?那份傷痛,是一種全世界沒有一個人知道你正在承受,也沒有人能夠深刻懂究竟那有多麼苦痛。

你置身在黑暗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不像一個「人」的活著,你最好麻痺你的感受,對你所經歷的毫無感覺。如果你有所感覺,除了疼痛和不堪,你還能感受什麼呢?所以,你還是封閉了感覺,讓自己不像一個「人」的活著,乾脆當一個冷冰冰的工具。

你甚至不知道該不該期待有解脫的一天?還是,不要多想,以免一旦要反抗或逃跑時,反而遭受更大的折磨和痛苦。

 《不存在的房間》說的是一個這樣的故事:沒有人知道的折磨和虐待,在這世界上的某個空間,天天發生。不僅無人知曉,也沒有人能伸出援手,挽救那些受創受痛的遭遇。

 五歲的男孩傑克,從出生那天開始,就活在一個不為外人知道的房間裡。他與母親裘伊相依為命,未曾見過外面真實的世界,所有對於世界的瞭解,都是從電視節目或母親說的故事中得知。

在他們的生活中,當有一位被母親叫為老尼克的男子進來過夜時,他需要聽媽媽的話,躲進衣櫃裡假裝睡覺。他有很多不明白的事,但只要有媽媽在,在這個房間裡,還是被保護著、照顧著。 然而,裘伊漸漸的跟他越說越多,所說的事情,越來越奇怪,讓傑克好害怕。

 原來,在媽媽十七歲時,受陌生人欺騙,以為陌生人的狗需要她的幫忙,而被拐騙擄走,從此被陌生人囚禁在這個房間裡,受盡暗無天日的侵害,甚至讓她懷孕,生下了孩子。

 這個男子雖然會拿一些食物或物質進來,讓裘伊維生,卻也讓她失去七年的人身自由,彷彿不存在這個世界。

裘伊再也無法忍受,經歷了七年,她想要回家,回到這個真實的世界。所以她需要得到兒子的幫忙,以求機會被解救。

她要兒子裝病,想要求男子帶兒子去醫院看病,好讓兒子脫逃設法求救。但男子堅持不肯,只願意買藥回來給傑克吃。於是,裘伊又把兒子卷在地毯裡,讓兒子裝死。並反覆訓練兒子,在男子開車運送「屍體」時,找機會逃走求救。

千鈞一髮之際,兒子順利逃脫,終於獲得員警的營救,裘伊終於重見這個世界,回到自己的家。但也開始一連串的焦慮和不安,特別是失去了那七年,她的世界都不再相同;她的父母離婚,母親有新的伴侶。她的高中同學們,人生都順利的繼續前進,而她,錯過了七年的教育,所有的人際關係都瓦解了,再加上她的父親表現出排斥她所生下的小孩,連看一眼都困難,更讓她感受到強烈的挫敗和壓力。

 裘伊消失的人生,要如何重新開始?她的人生,又該如何能告別那七年的陰霾和創傷?

 事實上,她的人生,已經被那七年的日子,完全的破壞,再回來這個真實的世界,又該如何和這世界相處,裘伊也毫無頭緒。

倖存下來,獲得解救,並不表示所有的困難都結束,也不表示喬伊和傑克,可以從此過著無憂無慮、無任何傷害的生活。

民眾的好奇,新聞的追蹤,記者的質疑,每個過程都讓裘伊經歷到被窺探的不舒服。尤其,記者質疑裘伊,為什麼沒有以自己來做交換,讓孩子可以誕生後,就被歹徒釋放,好擁有一個不同的童年時,這讓裘伊感到愧疚,深覺自己失敗,是一個糟糕及不適任的母親,而企圖自殺。雖然被傑克發現而獲救,裘伊卻也無法面對傑克,而獨自在醫院療傷。

傑克,每天一邊等待著母親歸來,一邊學習認識這個真實的世界。傑克的純真和單純,這是裘伊用盡生命所有的力量,為傑克守護的。即使裘伊並不是完美的母親,有她自己的軟弱和寂寞,需要依賴傑克的存在,讓她有活著的勇氣,堅持住生命,但她對傑克的愛和教導,卻沒有任何的扭曲和病態。

所以,傑克成為一個有愛的生命,一個對這世界抱持友善和純真的孩子。他也愛著媽咪,把自己從未剪過的的長髮剪下,託給外婆轉交媽媽,因為他記得,媽媽給他一顆她所掉落的牙齒時,曾告訴過他:「即使有一天分離,我有一部份在你那裡,我的力量就會和你在一起。」

 傑克想要讓媽媽知道,他的頭髮給了她,他的力量就與她在一起,他希望自己的力量,會是母親的力量。

 而當裘伊收到傑克的頭髮後,明白了傑克要讓她知道他的愛。他們都因彼此的存在,而堅強的活下來,因為對方,活著才會有了力量。而接下來的人生,還是很難走,但他們仍會一起繼續面對未來,即使未來是那麼未知。

而他們知道,必須要先好好的向過去告別,他們才能繼續往前走。

在傑克的請求下,他們再一次回去那個曾經相依為命的房間。而那個暗不見天日的房間,已經不像當時的房間,因為深鎖的門被打開了,外頭的光照進了裡面,過去賴以為生的物品也已被警方蒐證搬空,一切真的都已結束,過去再也不存在了….

在這一刻,他們向過去的不被理解的黑暗經驗,一一告別,因為他們選擇擁抱陽光,走向這個真實的世界:有天空、有白雲、有風、有小鳥、有樹、有人,能好好的呼吸,也能自由的體驗和感受,所有的一切。

就算這世界並不完美,壞事還是存在,但能真實的擁抱家人、真實的感受愛,及體驗屬於自己的人生,仍是值得我們用盡所有生命力氣,把自己救回來。

 不是嗎?

 

療心傷

    當我們的人生,深藏著一份不被他人所理解的經驗,那是一份很深的孤立感,和一份與世隔絕的疏離感。

    彷彿和這世界,再也找不到語言聯繫,找不到方法溝通。

    而生命中的孤寂經驗,像是置身於深埋在暗處的地底下,無人能看見,也無人可觸碰。不會有人瞭解你有多窒息,也不會有人真的懂你究竟是如何才能讓自己活下來。

    對別人來說,再輕易不過的生活,卻是你求也求不得的。你可能不知道究竟哪裡出錯了,為什麼就是你遭遇到?你也不明白,這一場痛苦的生命災難,要找誰來為自己討回公道?你也不懂,別人怎麼可以這樣就過平順的日子,你卻每時每刻都在恐懼的壓迫下,生不如死?

    對許多人而言,他們對世界的認識,極其貧窄,單純的認為這世界只有善良和光明,根本無從想像得到慘忍和虐待,可能在某個黑暗角落,是從來沒有終止的惡行。

    而遭遇殘忍虐待和傷害的生命,對只相信善良和光明存在,排除黑暗和不幸存在的社會,無言以對,因為一說出口,只會感受到更大的不理解和質疑。

    人要能「感同身受」實在太難,對於很難理解的遭逢,人們總習慣很快的給予很多不切實際的建言,和自以為是的評論。

    而那些不為人知的經驗,終究還是孤獨。

    這是創傷者的孤獨,及和世界的斷裂。當生活體驗感的受苦,無法被另一

岸世界所包容,允許有適切的位置存在及發聲時,生命所感受到的憂鬱與沮喪、憤怒及悲痛就只能被不斷證實。甚至,懷疑自己根本不該存在在這個世界。

    受創人的經驗是真實的;對他而言、對他的生命來說,創傷經驗是真實發生過,深深撞擊他的生命。甚至,可說是將他的生命破壞,使他產生了生命被錯待、被錯置的傷口。當環境的他人及社會過度簡化真實經驗,不在乎真實經驗的存在時,個體真實創傷的記憶被迫註銷,無以言說。

    當人無法表達生命真實有過的經驗時,取而代之的是空白。生命變成一段段的空白,零散而片段,再也無法找到和世界聯繫的橋樑。

    真實的創傷經驗(無論是何種形式的創傷)都是又龐大又沈重的經驗,猛然的撞擊,讓生命七零八落,這哪是對外在世界說的兩三句話可以表達的?那豈是安排幾次心理晤談就可以言盡的?那豈是三兩次對朋友、家人的對話分享可以拋擲的?

    所以,創傷的療癒,需要耐心,需要溫柔,也需要等待。

    越艱難的事,它往往越需要時間的寬容和慈悲。

    而在千辛萬苦的療傷歷程,若是可以感受到一份愛的同在,這無疑是受創的人、破碎的心,最需要的力量。讓受創的人明白,有人在心疼你的受苦,這不是你的錯,雖然這一切發生在你身上,但不意謂著這是你的錯誤所造成的。

    你的受傷及受苦,已經夠了,你不需要再賠上你自己所有的人生。

    你仍是有權利過你要的生活。你有權利找回屬於你的世界,把自己重新的擁抱回來。

    傷害和虐待,不該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你不需要因為惡事發生在你身上,而認同你的生命是壞的、不好的。那些人的錯誤,該還給那些人承擔。你甚至不需要勉強自己要去原諒或寬容。而是要把原諒和寬容,給劫後餘生的自己。給予自己一份堅定的承諾∣不會認同那些壞的對待和遭遇,也不會持續的讓那些記憶綁架你、侵犯你、吞噬你。

    打開你的心門和心窗,當你打開你的內在世界,你的內心就不會只是黑暗,而有了光亮。

    然而,你不需要外在世界的人,如何認同你及憐憫你的處境,而是你對自己的原諒和接納,讓你有了力量,迎接自己生命的新希望。接下來的生命,你已不再被誰勒索和威脅,你將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及保護者,離開邪惡和冷漠的角落,不再是它們的俘虜,也不再受它們支配。

    這是你超越了那些創傷的時刻,創傷並沒有讓你失去自己,沒有讓你變成一個你也不認識的人。

    好好的成為擁有本質的你,完整的擁抱真實自己,是你對那些帶給你創傷的人,最強大的一擊。

 

蘇絢慧最新作品《敬那些痛著的心》,全台灣書店均有售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7264?utm_source=wcchou&utm_medium=ap-books&utm_content=recommend&utm_campaign=ap-201703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