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2.JPG  

 

今天有一場演講邀約,在演講結束後,因為一些互動,與一些對話,我很清楚的認知到: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單純的做一個社工師。因為我知道我的思維與關切都改變了。我面對人、面對自己的態度也改變了。我已不是處在一個被動被塑造的狀況裡,"努力"的想成為一個被人認可的社工師專業者,或是"心理師"。而是,我已是主動的在形塑與建構屬於我自己專業風格的"人"。

無論他人如何看待我是不是、像不像某個專業角色,但專業角色不是我,這是我清楚知道的。這只是我在這個世界運行,在這個社會運作的一種身份,如此而已。而關於這些專業該如何在這世界,或這社會運作,又該以何種方式運作,不是我這個小腦袋瓜好奇,與重視的(相信有其他更適合的位置與階層會去思考這類問題)。

我只是,很清楚的知道,即使我有兩張證照,我都無法回頭再去做過去的那個角色。我看見我的在乎與掛意,都不是這個專業領域在乎與掛意的。這個領域無法真正的做我想做的,除非我去創造一個適合的環境與屬性。

我做了這兩種專業,也受過這兩種專業的教育訓練養成,我也越來越清楚的瞭解這兩者的不同,雖然很多人把這兩種放在一起談與比較。但對我而言,他們清清楚楚的不同,有不同的思維、不同的焦點、不同的策略與途徑。而專業語言與專業倫理也各自有其關切的部分。

至少,我所接觸的兩種領域的教授,風格與語言,包括教育學生的態度,也十分迥異。

 

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就只能向前走了.....

 

 

以下是我分享的PPT內容(僅是個人主觀看法,無"學術客觀"研究與分析):

這一條路,是巧合,也是安排(1)

原生家庭的失落~美工技職學校

至親過世的失落~投考神學院,預備成為傳道人,意外接觸社會工作

親密關係的失落~人生再度轉彎,從社工師轉進修心理諮商所

 

這一條路,是巧合,也是安排(2)

86年社工師法推動,舉行特考與高考   (當年,進馬偕醫院開始成為社工師)

92年心理師法立法,舉行特考與高考    (當年,我離開醫院,前往英國倫敦預備進修,幾個月後遇到人生驟變,走到人生的絕境深谷,而後摸索出路)

 

專業建構的困與惑

我是社工師,但也不是這麼社工師….

我是諮商師,但也不是這麼諮商師….

我究竟是誰?

我是社工師的叛徒?我是不純的諮商師?

 

成為專業者的人生特殊修練途徑

從一個平常人→走向成為一個專業者→再走向一個專精領域專業者 →最後,成為一個”人”,成為完整的我自己

 

整合不同專業的我

有社會運動者的精神→改造社會悲傷文化

有心理治療者的細緻知覺與對獨特個體化的尊重

重視生態環境的影響,也重視關注內在深層心理動力(潛意識)與人格形塑的影響。

有社工專業的人性與熱情;也有心理諮商專業對於深層同理與界限維護的堅定。

 

社工師與諮商心理師的不同

◎關注焦點的不同 (前者焦點在於社會目標、社會問題解決;後者焦點在於個體生命成長與改變、疏通內心癥結)

◎途徑不同 (前者在於社會福利制度與資源運用;後者在於各種心理治療技術與諮商師這個人是協助途徑)

◎形式不同  (前者與個案密切與積極的協助與互動;後者規律穩定有界限的協助)

◎條件不同  (前者對於社會制度評估的弱勢與問題者;後者有動機與意願相對投入者)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禁止留言
  • benwolf
  • SU老師,你就算回不去,還有往前走的路呀~
    我也回不去了~ ^^"
  • 對啊!回不去了,許多走過社工學習的路,再走上心理諮商學習路的人,都有相同的感受~~回不去了.....

    你也是,相信也不是過去的那一個角色了....

    還好,前面的路,有大家。

    susu 於 2011/05/12 23:48 回覆

  • 悄悄話
  • klhsi
  • SU老師
    我很同意妳為自己往前走的那份心,雖然只有一面之緣,而那次也沒有很仔細地看妳,只是帶著很多的傷去找妳,,,

    或許因朋友的轉介的關係及看過妳部落格的文字,我相當認同妳對人的關懷,那次,妳聽著我說,後來問我,可以抱抱我嗎?我說好,,,身體及心理好多傷,一下哭到不行..

    後來再看妳的一些書籍,去學習自我照顧.也有所幫助.
    也發現原來身邊有人不會陪伴,我會受傷,我也需要學習去表達
    有些朋友只能共歡喜而無法看見如此脆弱的我,以往我是如此地開朗而全然接受

    但我發現,這不是我.但我又是什麼?今年,開始去學習認識.

    也許專業有它的遊戲規則,你一定會有自己出路.

    重要的是,妳相信對人的那份關懷及陪伴.

    我也會帶著這樣的信念往前走.

    謝謝妳.















    嚐試,那時的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到底要怎麼辦.接著還有一些疾病的治療要繼續.

  • 謝謝妳充滿力量的支持。
    也欣喜看見妳願意拾起關懷與陪伴的信念,
    先從自己開始,給予自己關懷與陪伴。

    接下來的治療,很辛苦,
    需要一點一滴的在愛中面對真實的痛苦。
    如何表達自己的需要,
    真是一門學問。
    關乎到我們對自己的瞭解與認識,
    也關係到我們是否能容許自己表達。

    Love will be with you.



    susu 於 2011/05/15 16:17 回覆

  • 阿咪
  • 原來社工師與諮商師有著這樣的不同,真是上了一課。
    不論絢慧的角色與社會身分有如何的改變,對我而言永遠是帶來愛與關懷的美麗小天使。小天使加油!
  • flyi
  • 蘇老師您好,我是那天講座後有向您提問的聽眾,
    當時的好奇就是老師在學會兩種專業後,現在在面對助人工作時,有一套您融會的價值態度,或是必須在角色的邏輯下發揮。

    從老師的文章中,似乎給了我更清楚的答案。

    祝福您一路成為真實有力量且美麗的自己!

    期待老師持續的分享,有機會也再與您學習 :)
  • 謝謝您美好的祝福!也謝謝您當天的參與,我有了更多的領悟!

    susu 於 2011/05/19 14:47 回覆

  • sunny
  • 為勇敢成為一個“人”,成為“真實自己”的絢慧老師感動,
    雖然回不去過去,可能會有些感傷‧‧‧
    祝福前面向著妳開展的道路更加豐富、更加自由喔!
  • claire
  • 蘇老師您好,我是一位社工系剛要升大三的學生
    最近剛好有些感情問題,想自己看一些有幫助的文章
    結果,就剛好連到這來了: )
    從關係花園開始看,也看看其他類的文章,直到看到這一篇
    因為自己也在思考,比較想走心理諮商這一塊,卻又不太肯定
    雖然您說回不去了,但踏上這條路,不也是自己的選擇 : )
    謝謝您在網路上發表的這些文章,讓我想通了自己被困住的點
    真的謝謝 : )
  • 很高興一些分享,可以讓您有所獲得。人生真是一連串解謎團的過程,您的用心尋找,一定能讓您的路越來越明朗。

    susu 於 2011/08/22 08:26 回覆

  • clare
  • 蘇老師,三年前拜讀「於是,我可以說再見」。因遭逢親人去逝,讀來更是不能自己,您的每一句話語,都安慰了我,我也將這本書分享給朋友,希望他們也能得著安慰。今年暑期甫自醫院結束實習,對一個社工系學生來說,面對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苦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每每自您的書中獲得力量與成長,讓我清楚助人者的定位。感謝您,也祝福您。
  • 謝謝您真心的回應,與分享。面對苦難,是一件不容易的路,要將苦難化為祝福也著實困難。

    susu 於 2011/08/30 1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