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肩同行─陪伴的力量

國防醫學院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謝茉莉

 

我帶著讚賞和欣喜的心情為絢慧寫這篇序。我與絢慧亦師亦友,有著深厚但是不黏膩的情誼。隨著生活的歷練,我們的生命廣度和深度不斷的拓展,也越來越能共鳴,越能默默的分享做人和專業心理師的豐富和承擔。這本書,文字一如前面幾本書的體貼和深情,記錄了絢慧對「陪伴」這個角色的反思和觀點,卻又比過去更增添了幾分寬厚和達觀。我在閱讀時,不僅深深感動,也重新省視了自己的專業態度和哲學。即使我已在助人專業工作這個行業超過二十年,仍然覺得書中的許多內容值得我反覆思索、細細品味。

 

絢慧經歷了許多人生的高峰深谷,卻總能以正向的能量,優雅的將她的歷練變成助人的養分和人性關懷,進而透過深刻的省思和紮實的專業訓練和實務,將她的經驗轉化為溫柔的同理心和實用的技巧。她還能深入淺出將艱澀的心理概念,化為淺顯易懂的文字。在她的書中,可以看到各大諮商理論,例如,精神分析的投射和客體、完形學派的對立兩極、溝通分析的心理遊戲等。即使是沒有專業訓練的一般讀者,都能輕鬆學習和獲益於她的智慧。最可貴的是,她對人性的掙扎了然於胸,又能輕柔呵護。這份對人的尊重、善解和精準就是同理心最好的示範。

 

    不論多麼幸福的人生,都免不了要面對失落,例如,分手、寵物死亡、天災人禍、親人不合、孩子離家、孤獨、寂寞、失望等。看著周遭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的生老病死離別,我不由得不斷質疑生命痛苦的本質和意義。但是在絢慧的書中我看到了一個面對痛苦很核心的觀點,亦即,對於痛苦,最有效的態度是接納而不是對抗。因為,抗拒痛苦的本身,往往帶來更多的痛苦。而接納痛苦的有效良方之一,就是被瞭解和包容,心理痛苦是這樣,生理痛苦亦然。也就是,讓受苦的人覺得他的痛苦被聽到,而且被寬容的接受。如同書中提到「容許軟弱與悲傷」的陪伴,我們都需要被陪伴,有同理心的陪伴。少了這份寬容與接納,就不是真正的陪伴。陪伴需要接納,人被接納才能安心作自己,才有力量和信心探索和療癒,也才能長出新的力量和自我。

 

    我在醫學院教醫學生「醫病溝通」課程。現在醫學教育逐漸重視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模式,所以,同理心成為重要的基礎。我那些年輕的醫學生常常不懂,他們只要把身體的疾病醫好,為什麼要學習傾聽和理解病人的心情?他們很認真,也盡力給病人最好的建議,但是病人不一定買帳,他們也感到很挫折。在經過多次同理心演練和體會之後,學生慢慢明白,原來,被瞭解的感受是多麼鼓舞且激勵人心,被同理的病人往往會比較願意跟醫生合作,進而對醫病關係和病情療癒都有幫助。透過同理和接納,心理和生理的疼痛會緩解,甚至疾病也會因此痊癒。

 

我的醫學生又問:「那誰來同理我們呢?」我隨口回答:「你們得要照顧自己,也要互相照顧。」在本書中,絢慧為這個問題,有了發人深省的闡述。到底身為身心耗竭高危險群的工作人員,誰來幫助他們?大多數助人工作者在各種場合扮演陪伴的角色,這些工作極其耗費心神,但是我們的專業訓練中,很少教導這些奉獻心力的人,如何愛護自己。書中提醒我們,我們是助人的媒介,要好好保養自己,透過界定自我和專業的界線,和體認到自我的限制,可以給自己找到喘息的空間。該休息時,不要忽略自己身心的訊號,才能在專業表現上更愉悅自信,專業壽命也會延長。本書第五課的「陪伴的迷思」值得我們在專業訓練課程中討論和反省。

 

在與學生互動和諮商工作中,我意識到在我們的教育場域中,同理心的氛圍是匱乏的,生活中充斥著標準答案和「應該」,學生們只要呈現出師長要的行為,個別的獨特感受就被忽視,同理心的互動既未被強調,也不熟悉。連在意外案件中喪親的受害者,我們都要催促他們趕快走過傷痛,以免觸怒不相干的大眾。有同理心的環境是學習同理心的必要條件,我們的社會環境還有待努力,這本書的內容正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我非常喜愛這本書,覺得只要是對生命有興趣的人都該讀,不論是專業的陪伴者、非專業的照顧者、教師、訓練者和學生…,因為我們總會遇到需要陪伴別人或被陪伴的情境。現代人是孤寂的,我們四處搜尋,希望能被聽見,可是總是失望而歸,卻連問題的根源─我想要被瞭解,都無從表達。坊間很少有書如此細膩的詮釋同理心,並以同理心為基礎,說明陪伴的本質,以及對陪伴者的提醒和常見的陷阱,書後的練習,更提供教學和訓練者很好的題材。絢慧寫出了我多年生活和實務工作的三個體會:其一,出於真誠的同理心是非常有力的諮商和陪伴方式,勝過許多花俏的諮商技巧;其二,不論是專業或是非專業的陪伴者都要記得愛護自己;最後,人和痛苦是分不開的,但是透過同理心的支持,我們可以減緩彼此的痛苦,這是家人友伴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benwolf
  • 茉莉老師、SU老師,當然要大推~ ^^b
  • 謝謝Wu老師

    susu 於 2011/04/17 08:31 回覆

  • Arnold
  • 老師你好,我是一位在香港服務喪親者的社工,一直以來都十分喜歡你的書,由第一本死亡如此靠近開始每一本老師的書我都讀過了。我特別喜歡這一本書中所強調陪伴的重要性。在我服務了喪親者的四年時間中,我參加了不少在香港由大學或一些外國學者所舉辦的課程,我慢慢發覺純粹使用心理學的輔導技巧並不足以安慰一位傷心的人,我覺得太理論,又或將人的哀傷用太公式化的方法去分析,然後再嘗試用一些技巧去幫助這些人。但我在面對家屬的過程中,我察覺到他們並非需要輔導員用冷冰冰的目光和頭腦去解構他們的感受,反而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一份人與人之間,心與心之間的交流,而陪伴正正就可以帶給他們這份溫暖。
    我覺得老師的書帶給我們很好的反思,似乎現時我們所學習的社工或心理師課程過於著重知識的增進和技巧的訓練。雖然這些都是重要的,但久而久之便忽略了助人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那一份願意陪伴傷心的人經歷他們所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希望老師日後可以繼續寫一些這方面題材的書,如果老師願意的話,我亦可以將香港的情況跟老師分享。另外,我想跟老師說你這一本新書在香港一間大學的一個社工課程中成為了學生的教科書,因為書中的內容就是現時在實證主義鴻流中的一股清泉~
  • Arnold 您好

    謝謝您的留言。非常的感謝與感動。

    感謝您的回饋讓我知道這一條仍要繼續走下去,悲傷療癒的工作仍要繼續為愛堅持。

    感動的是,即使您身在另一塊土地,為著另一個地區的人們服務,但我們的體會與反思是這麼接近,這麼的可以呼應。我感覺到一種奇妙的連結。

    我很同意您的感受:我們所學習的社工或心理師課程過於著重知識的增進和技巧的訓練。這往往出現一個非常顯而易見的問題,就是心理態度與一份對人關懷特質的培養。

    如果我們對人非出於真誠的關懷,而是僅在於分析與矯正,那麼只是一種專業的驕傲,滿足專業人士自己的優越感。卻不是真的付出了一份來自於同類的關懷與陪伴。

    謝謝您分享香港的情況,我很想要繼續的得到您的分享,也很高興聽到在香港一間大學的社工系願意使用我的書成為教科書。我滿心喜悅,也充滿感激。

    我真心相信,當人真心想要完成一件事時,全宇宙的力量都會來幫助他。

    susu 於 2011/10/14 00:56 回覆

  • Arnold(梁梓敦)
  • 非常感激老師你的回應,我想不到你在忙碌的工作中都這麼快回應我的分享。我在今天將我的讀後感跟我的同事分享時,大家都有共同的感覺,就是都認為香港的社工很專業(因為我們必須要註冊才可以執業),但有部份社工似乎只當這是一份工作。我們都有一種感覺是如果真正想幫助別人的話,有時去參加義工服務比作為一個社工更可以直接去幫助人。
    我現時的工作主要是安排義工去關心一些傷心的人,所以我經常都要辦一些義工培訓。我寫第一篇交章給你的原因一方面是我讀完你的書後有很深刻的感受,而另一方面是我每次的義工訓練最終都會強調“陪伴”和“聆聽”是作為義工最重要的技巧。我在讀書的過程中感受到那一份共鳴。
    我希望老師將來可以繼續堅持這一條路,因為我相信不論是社工或是義工,那一份願意陪伴的心才是我們的核心,其他的理論技巧只是令我們更有效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我遠在香港亦會同樣將老師在書中所說的分享給更多的人。
    另外除了陪伴外,我亦希望與老師分享宗教和靈性方面在哀傷輔導的重要性。我認為單單用心理學的理論及技巧並不足以安慰一位失去親人的傷心者。雖然一直以來宗教及靈性都被視為不科學而因此被忽略及排除在很多輔導理論中,但我認為宗教及靈性往往可以給予人真正的安慰,並重新有力量站起來向前行。我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日後可以寫一本書將宗教和靈性與心理學結合,從而令多社工了解將兩者結合只會是安慰傷心者過程中的助力而非阻力。
    歡迎老師日後有興趣的話到香港參觀這裡的“善終”及“善別”服務。
  • Arnold:是的,悲傷,是一段開啟靈性的旅程。也是一段生命的超個人連結。所以,悲傷,若只是運用心理知識與技巧是有限的,並且可能無法使人獲得心靈的轉化,那需要頓悟生命的本質與意義。某部分,這樣的探索與追尋,是需要往靈性與信仰方向邁進的。
    而從實務工作來看,有信仰支持的人,也確實能有較充足的力量來面對人生不可抗力之沈重與傷痛。
    我很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到香港瞭解善終與善別的服務。香港在這方面其實走的比台灣要早、要前。有許多經驗是值得我們欣賞與學習的。
    目前在台灣,我也參與一些助人機構的義工訓練,我特別喜愛與義工一起工作,因為我能從義工們的身上感受到他們對生命的熱情,與願意貢獻自己的社會情懷。他們甚至比專業人士更知道關懷及陪伴的重要與意義。

    很高興,我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分享自己的看見與對陪伴的領會。我會持續下去,也深信如此可以聚集更多人的看見與投入,讓我們的這世界,在人與人之間,可以更有連結、更有愛。

    susu 於 2011/10/15 00: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