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1ba5154a107c12.jpg

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但從不是一個以信仰之名侵犯與剝奪他人自由自主之人。我可以說見證,也可以分享我的信仰,但我不是一個時時將神的名掛在嘴上,以神的名合理化自己言行,與推卸自己責任的人。

我信仰神,因為神是愛;我信仰神,因為神是道;我信仰神,因為神是憐憫與慈悲;我信仰神,因為神是光;我信仰神,因為神是萬物的創造者,一切由祂而來。

我信仰神,因為我想成為一個溫柔之人,承接人的哀傷。

我信仰神,因為我想成為一個有愛與接納之人,包容了人的軟弱。

我信仰神,因為我想成為一個不自誇也不自卑之人,領受神所創造的我。

我信仰神,因為我想成為一個使人和好和睦的人,浸沐在愛的撫慰中。

我信仰神,但信仰裡,沒有恐懼、沒有逼迫、沒有壓迫、沒有掠奪、沒有欺騙、沒有侵犯,也沒有自以為是。

我信仰神,也相信神應允我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而不是以信仰之名漠視了身心健康,強化與固著了一切不健康的行為與思想。許多人以挑戰與攻擊的語氣說:心理諮商總有瓶頸,若不是從信仰,心理諮商無法醫治人、改變人。我完全同意,但若一個人心理不健康了,他的靈性也難有穩固的基礎。身心靈是人都需要顧念的,人確實需要信仰與保持靈性的更新,但若只是以道理或是教條式的勸導人臣服,而否認了人內在心理結構,與長久以來的生命養成,那麼他在靈性方面尋求的解脫與釋放,也將成為上癮式的自我麻醉與逃避。

神愛我們,願意讓我們學習,與學會真實的勇氣、信心,與超越。神給我們歷程,因為要豐厚我們的生命,神給我們感受與思維,為了讓我們認識自己、認識道。神不剝奪我們,也不操控,神要我們與祂連結,因為祂是愛與道的源頭。

而在我的人生中,我感謝神的引導與祝福,使我成為一位悲傷工作者,我不會時時妄稱神的名,卻時時將神的愛放在心中,也願成為一位和平的使者,一點一滴實踐神讓我領受的道。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信仰不是壓抑,信仰是信仰
  • 也有盲目的信仰人士鄙視者看重"自我"的人,就是因為看重"自我"才會有痛苦及悲傷,硬要將需要關懷的悲傷人強拉至神的話語裡神的國度裡,謬誤的信仰人士會認為這是神要他做的,神的話才是解藥是王道,我聽從神我是尊貴....等,以致悲傷人未解決的傷害一直不斷在內在累積者形成苦毒!悲傷的人需要關懷,需要有人聽聽他內在的想法,將內在的不安深層負面情緒引流出,說出感受,慢慢一步步陪她走上高峰迎接新的人生,與信望愛的信仰連結者. 橘子
  • 是,信仰幫助我們誠實,也幫助我們面對。
    但決不是撇頭過去騙自己,也欺騙信仰。
    能滋潤人的,才能得到滋潤。

    susu 於 2011/05/15 16:19 回覆

  • 愛子
  • 蘇老師你好:
    不好意思來回應舊文了,但我想這則回應應該跟這篇文章較有直接相關,所以我在這裡提出。

    我跟你一樣是一個基督徒(如果我弄錯了先在這邊道歉,請直接把這篇留言刪除),有一個問題非常想向您請教。我因為想解決過去的傷痛而被心理學的世界所吸引(老實說我在教會得到的幫助不大,不是弟兄姐妹不熱心誠懇,但是我從心理自助書籍跟諮商人員得到的助益確實大過其他個人或團體),於是很認真地研讀了不少心理學相關書籍,也感到非常充實(雖然過去的各種問題不能說全部解決,但也是漸漸解決中)。

    只是我後來在一些基督徒的網站上看到認為「基督徒應該排斥心理學」的說法,最主要的問題是基督教裡的原罪觀(但這也不是所有教派都認同),在心理學的世界解釋人會犯錯或痛苦的原因完全不同。不少基督徒也認為認同心理學是向世俗屈服,所以應該拒絕心理學的內容(或至少拒絕跟《聖經》不合的部份),凡是背離教導的就是往地獄的道路走去。

    我想這個問題在國外應該有非常多相關討論吧?不過我身邊並沒有任何討論這些問題的人,基本上我在教會也不敢提這種問題,因為在我心裡我對心理學的認同已經大過基督教了(原因就如同第二段所寫)。雖然我也會懷疑,這兩者一定要打架不可嗎?我不能想說神根據著人不同的心性給予不同的幫助,心理學只是其中一種方法嗎?(但有很多基督徒認為基督教與心理學是不相容的,不再贅述)

    我在這邊的問題是,我想知道蘇老師對於心理學可能與基督教衝突的問題,有什麼看法?有沒有相關的書籍可供參考?再次謝謝老師撥冗看完,不管你是否回覆,都謝謝你。
  • 您好

    關於您提出的議題很大,牽涉範疇也很廣,所以恐怕無法透過短短回應可以討論清楚。所以有限的地方,請包涵。

    我確實也聽過您提的一些基督教教義或基督徒的看法,確實存在,但我相信也只是其中一種聲音或觀點,要不要接受不是絕對。

    我自己是神學院任課的心理學專業的講師,也在基督教醫療機構工作,心理學專業對我而言就如醫學專業一樣,是一門學科一門專業,不是信仰。心理學不是真理,它是科學或是知識的領域,我既不崇敬它,也不侍奉它,所以無任何衝突性。

    就如一位基督徒,不會聲稱生病不看病吧!既然認同醫學專業的存在必要,心理(認識人的人格、心理機制、成長背景的生存模式、人際互動關係....)我認為也是必要的存在。因為人可以越認識自己,人也會越認識神。人若不認識自己,對於我們信靠對象的完整與超越性也會一無所知。

    有些基督教會有他們反對心理治療,或心理學的觀點,我個人認為這是偏頗的。如果神賜人可以明白許多智慧知識,也讓人可以以不同的角色互相效力,彼此相愛,我不認為心理學藥被妖魔化。心理學或心理治療也是醫事專科的一個類別而已,我們也是一項職業。

    當然,如果有人以心理學的科學性向基督徒聲稱神的不存在,或否定信仰的本質,那我想也是個人的觀點,但是如此會引起基督教會的反彈與敵對。

    但我無意進入任何的辯論,因為我沒有那樣的衝突。有衝突也認為不妥的人,我也尊重。但那不是我。我仍然樂意成為一位基督徒社工師,或一位基督徒心理師,我也樂意成為一名使人與神和睦,陪伴人經歷神的愛與療癒的人。如此而已。深奧的思維辯論,我較不傾向花力氣去讓人認同我,或讚賞我。

    所以,如果您認為這是神給您的亮光,給您的看見與體會,並且可以透過這條路經歷到神的愛,我想重要的是您對神的經驗,而不是決定在教義上或人的判斷。

    susu 於 2012/12/06 18:18 回覆

  • 我愛羅
  • 給愛子:
    容我插個話...雖然不知是否能被看見
    關於您提出的議題
    可以參考"教牧輔導"(關鍵字)查詢的相關資料
    不少有宗教背景的諮商師(不管哪者先成立)都開始注意到兩者(信仰和心理學/諮商)
    在助人工作上可以發揮的不同層面
    不完全是對立的
    或者說各有所長的
    因為人本來就有身心靈的部份
    因此信仰和心理學應該也可以發揮相輔相成的效果
    希望可以對您的處境提供一些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