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附關係的存在與失落

 

當我們在談失落前,需要先瞭解「依附關係」的存在。「依附關係」是指動物幼年可以獲得生存最重要的依靠,這份關係提供愛與照顧、溫暖與撫慰。特別是人類,「依附關係」讓人可以感受到有人在乎我、關心我,我的存在與某人是有所關連的。

但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幸運與幸福的,好的依附關係帶來的是安全與信任的關係,壞的(有傷害性)依附關係卻可能為個體帶來痛苦、傷害與拒絕,及各種糾結的情緒感受。

有些時候,有些人更是過早就失去依附關係的對象,很早很早就經驗到被遺棄的恐懼,與強烈的孤獨與無助經驗。(請看下面所附的的影片)

失去母親的小猴子影片

http://www.wretch.cc/video/zeor0620&func=single&vid=6447386

 

當失落的傷痛在幼年時便發生時,個體會體會到許多殘忍的對待,與失去保護的恐懼,這對個體來說是很深刻與真實的經驗,雖然細節不一定會記得,但我們的大腦情緒中樞卻已經為我們深深的留下情緒記憶,讓我們記得這種情境下的感受情緒,為的是要在後來提醒我們,可怕的事又發生了,我們必須要提高警覺,或是知道該怎麼行動。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我們有所失去時,或是經驗到關係的結束與分離時,我們很容易時光倒轉,彷彿回到幼童時般的無助與驚嚇,經驗到徹底的脆弱與恐懼。經驗會喚起我們對失落的所有反應,因為我們要有所因應,危機又發生了,穩定被破壞了,幸福被剝奪了....我們該怎麼面對?!

在上一講,我們談到悲傷是失落的正常且是自然的反應,悲傷和憂鬱並不是相同的狀態(容後再談),若是建立過關係,真的付出情感與感受愛,失去這一份關係時,是不可能沒有感受的,都會有些失望、掙扎、難過、哀傷、生氣、不情願、否認、討價還價之類的情緒,也需要有一段歷程去適應,去接受,以及去調整改變後的生活。

但往往一旦被勾起過去早期的未完成悲傷,或是幼年時未意識到的失落經驗,我們就會完全的跌落進那些被壓抑到潛意識的痛苦分離經驗,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撕裂與剝奪。因此,並非完全是因為此時的失落所引發的反應,在我們社會,由於悲傷與失落並不是那麼及時可以被關懷、被協助,所以,許多人的反應裡,或多或少都帶有過去幼年時未被安撫、未被看見、未完成的失落反應與傷痛記憶。

當我們在瞭解個體悲傷反應時,一來我們關心「現在」的失落所引發的壓力與危機影響,二來,我們關切「過去」個體的失落經驗與被對待經驗,來整合性的理解,具脈絡的理解,何以此時的失落是如此展現。

因此,過去的依附品質與分離經驗,便是一個悲傷工作者關心的核心主題,也是帶著悲傷者重返幼童經驗的歷程。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sunny
  • 看到拓真小小的頭整個被一隻大猴子重重壓在地上的時候,
    我心裡突然出現好劇烈的恐懼,覺得拓真就快被弄死了,
    小小的他這麼瘦弱,不明白那隻大猴子為什麼要對他這麼殘忍?

    小小的拓真無法選擇自己能得到甚麼樣的依附關係,
    但是看見他內在強韌的生命力量〈想活下來的力量〉,
    這股力量帶領著他走過死亡邊緣,陪伴著他度過無數孤寒的夜晚,
    永不放棄的他最終得到渴望了好久好久的幸福‧‧‧

    我的心隨著影片一幕幕呈現,不自覺流了滿臉的淚,
    這淚裡有著對拓真的心疼,更有著對生命力量的喝采!
  • 每看一次小拓真驚嚇的臉,與受傷的神情,我的心就跟著沉與痛。我彷彿看見許多人童年時的遭遇,當然也包括我自己的。這樣的看見,才真的體會到自己幼年當時有多麼害怕與無助。

    幸運的是,我們都發展了心疼與溫柔慈悲的力量,可以撫慰受傷的自己與他人了。

    susu 於 2010/11/17 14:16 回覆

  • 悄悄話
  • reader
  • 在圖書館借到您的書~《當傷痛來臨~陪伴的修練》
    心裡很感動~有一本把同理心寫的很清楚又容易懂的書
    我是一個脊椎受傷者,也是一個佛教徒
    當我最需要被支持鼓勵時,往往被其他蓮友的業障打得站不起來
    我生病因為前輩子我不好~但是沒有人可以說啥事或怎麼算的為什麼?
    在一個部落格裡我也看到一篇文安慰到我~http://blog.sina.com.tw/dreamplanet/article.php?pbgid=3448&entryid=614879
    所謂虔誠的教友往往最殘忍....
    謝謝妳的書,讓我心裡好過一點
    真希望有人告訴那些不懂他人苦的幸福的人
    看見他們自己,也減少傷害他人
    希望療癒的老師們幫幫正在受苦的佛教徒們
    讓他們不要再用自以為是的佛法大刀砍傷人

    請再寫書吧!
  • 謝謝您 來這裡鼓勵我。

    我也深知這一路,您一定辛苦了,
    這辛苦不只是身體的苦,
    我相信更多的辛苦是要承受沒有同理心的人的殘忍無情出言。

    任何宗教都可能誤用教義與教理,
    學到一些宗教片語,
    就開始以膚淺與毫無邏輯的觀點,
    自以為是的論斷他人。

    社會上的暴力無所不在,
    對於內心溫柔和善之人,
    都可能造成好幾度的傷害。

    我知道拿著宗教大刀或道德大刀的人,
    是這社會的多數,
    雖然不知道我淺薄的力量可以影響多少,
    但我會繼續堅持下去。

    謝謝您。

    susu 於 2012/03/19 15: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