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jpg 

 

在我的早年生命,死亡便已出現,以無法預防與阻止的方式,帶走了我的祖母與父親。使得我年紀小小,便以深刻的看見死亡的面容,與死亡存在的事實。


當然,我與大多數人一樣,也曾想要否認這個事實,否認死亡的存在,與對生命的衝擊力。我以為只要不要想、不要碰、不要接觸,死亡再也和我沒有關係。


說實話,因為太早失去了至親,生命有好長的一段時間,不再需要面對會失去誰的痛苦與破碎(已沒有什麼親近且需要的親人)。因此,死亡的發生,是因為照顧的病人離世,或是自己養的寵物離世。


直到這幾年,開始越來越意識到自己可能又要面對至親摯友的離開,好像隨著時間的過去,就提醒了自己,那一天可能不久後又會來臨。


我不感奢想死亡不再在我生命中發生。被死亡撞擊過的人,在腦裡,在心裡,都已深刻的被死亡刻上記號;你是死亡拜會過的人,而死亡會在某一天再度來拜會你。


因為生活被撞擊得不成樣,生命被破壞的支離破碎,這些經驗與記憶,是怎麼也忘不了的。而生活與生命,是怎麼也無法再回到從前,無法再如從前那般天真與單純的歡笑與想像人生的美好。


所以,我知道,死亡,在某一天又會深刻的臨到我身上。


我這幾年開始意識到自己很愛大姑姑。每每想到自己很愛她,而她的年老,就會讓我眼眶瞬間泛紅。忘記從什麼時候,我開始試著去準備面對她可能離開這世界的事實。但這感受真是難受,一想到無法打電話,親近的喊她一聲:姑姑….無法在熟悉的地方再看見她的身影,那種失落的悲傷,就會無法抑制的從眼角不斷流下。


大姑姑的身體並沒有大病,以目前的情況來說。七十幾歲的她其實還蠻有活力的。但是這無法讓我們將死亡拋在腦後,對於自主慣的她,仍自主的開始安排關於她的最後一段人生。


今年生日,她將祖母留給她的一串珍珠項鍊交給我,要我好好留著。那珍珠項鍊意謂著一代傳遞過一代的歷史,也象徵著上一代守護下一代的愛與奉獻。


我的生命若沒有了大姑姑,我真的很難想像現在的我該在哪裡。


只要一想到,這比我父親、母親更為重要的親人會在我身邊消失,就會好像窒息般的感到呼吸困難。


大姑姑不只留了祖母的珍珠項鍊給我,還留給我她珍愛的戒子。我問她:「會不會太感傷了,妳竟開始將妳的東西分送出來」。她瀟灑的回我:「不會啦!」而在我們的沈默中,我相信那還是有分感傷。


但我沒有試圖否認或迴避她正在面對的最後人生過程,我不認為這會讓我在失去她時減少悲傷,而是,我想陪她經歷她最後的人生,知道她正在面對什麼樣的情景。


她的生命對我的影響力很大,包括她在面對自己老年與死亡的態度上,仍是一份示範,示範一種對死亡的不卑不亢,一種對生命的自我負責。


死亡的功課,我知道必有一課是她親自教導我,她必讓我親身的再度體會悲傷的強度與親情的難捨。


而在她現在還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只想不停止我的擁抱,與表達我的情感,我想讓她知道她所為我付出的,所做的,我深深的收藏著,深深的明白了….

創作者介紹

蘇絢慧的療癒之邦

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水色華姿
  • 你還要在這世界待一段時間,以後你也會跟他們相會!

    我曾有過累似的感覺:
    被死亡拜訪過的人,就像被鑄下了一個印記,
    偶爾會太過小心翼翼,不敢活得太盡興,
    歡笑的時候不敢太放肆,突然就剎住了,
    哭泣時候又不敢太盡情,因為自己還幸運的活著。

    當我們因想念他們而悲傷時,我們可以提醒自己:
    我還要在這世界上停留一段時間,以後我也會跟你們一樣死去。
    我會把你們的愛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榮耀你們,
    請安息,也請祝福我!


  • 正向的信念與連結是存在的,對我而言,死亡並不意謂著毀滅或者從此失去連結。但在世的日子,還是感覺到失落的感受,也真實的失去一個後盾,與情感的來源。

    susu 於 2010/08/23 17:07 回覆

  • sunny
  • 好溫馨的文章,好深的愛。
  • 謝謝妳用心的感受到這裡頭蘊含的愛...

    susu 於 2010/08/23 17:08 回覆

  • 秀美
  • 嘿~~絢慧老師 平安
    這篇文章的標題有點重量,就如之前說的,雖然雙親都已經離開但我還是害怕面對死亡,因為除了父母之外,此刻的我又有著另一個至親的家庭,我想這是生命過程,一個自己所選擇的生命經歷,當然包括了結婚.生小孩....
    不過這篇文章也讓我感受到了幸福的感覺,一種真實有人可以愛,有人愛自己的幸福感受!!
    承認並且相信自己有多愛對方,接受對方是如此著實的愛著自己...,我發現這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深深受過傷害之後),不過最近我感受到自己願意去接受這樣的感覺,這是一種幸福的感覺..
  • 死亡的功課,也許就是愛的功課。失落亦是....失落的功課也是愛的功課。因為失落與分離,才讓我們意識到真的感受到愛、體會到愛。
    秀美能因此願意去接受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

    susu 於 2010/08/25 00:32 回覆

  • dyu
  • 蘇老師您好:
    我們是大葉大學學輔組。由於,我們這學期心理衛生週的主題是「論死亡」。知道老師在這個議題上有其深刻的體悟及感動,因此,不知能否有這樣的榮幸,能邀請老師來本校與學生討論「死亡」的議題,期待能夠讓大學生理解什麼是死亡,進而了解生命在其本身的意義。我們的時間是訂在11/24(三)15:20-17:00,不知老師方不方便?謝謝您!!
  • 因為怕您看不見回覆,於是將留言打開了,請見諒。
    這時間我必須到九月2日進辦公室才能確認是否已經有個案預約了。
    是否請留下E-mail,及聯絡人,好讓我以mail回覆。謝謝。另外,不知道交通方面,貴校能夠提供什麼協助?

    susu 於 2010/08/31 23:1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atima
  • 感受悲傷
    不是拒絕悲傷
  • 因‧敏‧而‧折
  • 絢慧老師:妳好!
    死亡,在我來說,並不陌生,因為我已經經歷了多次的死亡,我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失去了我的孩子,我的心在今天突然莫名的刺痛,在這一刻,我在細想在回憶,我為何會突然的心痛,突然的想哭,突然的止不住的流淚。原來在十年前的今天,我第四次懷孕,但也像以前三次一樣,在我差不多懷了兩個月便保不住胎兒。原來今天突然的心痛,想哭,是這個原因。
    我曾經看過妳寫的《請容許我悲傷》這本書,我才知道我為何讓悲傷跟了我十八年,因為我從來沒有得到被允許表現悲傷的機會,更甚的是我的夫家否認我的悲傷;而且我的悲傷裡還有痛苦、不甘心、怨恨與委屈。
    我想起我的第一個孩子,也是在懷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候,被她的同父異母的姊姊在我背後踢了兩腳,孩子便保不住了。真的很痛苦!因為我還要和她一起生活!
    絢慧老師,謝謝妳!是妳讓我知道如何善待自己。所以就在現在,2012年我告訴自己,要善待自己,要與悲傷共存,但不要被悲傷傷害。
    雖然我不知道我的四個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我更不知道他們的模樣,但我會永遠記得,我有四個小天使,我也會告訴他們,媽媽愛他們。
  • 為四個小孩的離開,同哀傷;也為您找回善待自己的意願,同慶賀。
    與悲傷共存,讓悲傷告訴我們,我們是多麼富有愛的靈魂,而不是被悲傷所傷、所攻擊。
    四個小孩雖然不知道是男孩女孩,但他們都是來讓您體會愛的本質,與愛的意義。您愛他們的心,絲毫沒有減少,絲毫沒有折損。相信他們明白,也深知。

    在這樣覺醒的時刻,請好好的擁抱住自己,也為您生命過去所承接的傷痛,好好的疼惜自己,對自己說一聲謝謝,也對自己說一聲:這些年,你辛苦了。

    susu 於 2012/01/02 11: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